一当脾气来的时候,福气就走了!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操纵自己的情绪。用嘴伤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。一个能操纵住不良情绪的人,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。水深则流缓,语迟则人贵。我们花了两年的时光学说话,却要花数十年的时光学会闭嘴。可见:说,是一种能力;不说,是一种智慧。点上方绿标收听真如上师美妙佛音翻棺盗尸的人,在这世上有个称呼,盗墓贼——  我叫吴小二,十八岁的我却不在高校,而是在一处无人知晓的地下古墓。  我们一行人顶着矿灯帽,走在漆黑的地下甬道,周围的风声像是死人的哀嚎。  尽管戴着看似结实的矿灯帽,但我还是觉得一股凉气擦过我的头皮,使我的头皮发麻。  看着长长的甬道,我不知道那甬道过后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,就这样走着。  老人常告诉我,这世上不会有走不到的尽头,而我们的行话的确这世上不会有走不完的甬道。  果然,我的面前闪现了一堵墙,砌墙的石头和附近甬道的墙壁颜色明显深了很多,就连我这刚刚入行的毛头小子都知道,这墙是用来阻绝人的。  这样的设计在当时是防止盗墓贼进入的最好设计,可是现如今科技兴旺的世界里,已经算不上什么了。  漆黑的甬道多出了活人的声音,我站在一边看着其他人从包里掏出零部件,在安装一个我叫不上名字的仪器,据说这是专门寻人设计的盗洞仪器,几秒就可以做出一个洞。  和我一行人中,有一个人好似很懂,向来是他安排人怎么做。人多力量大,一个仪器没几分钟就被安完,接着矿灯的灯光,我看清了那仪器的模样。  一个三足架支撑着地面,上面放置着表盘,表盘表面是玻璃做的,里刻都都是英文,我一个没上学的人来说,就是天文。  但还是看到那表盘前有一个兵乓球大的孔,对准着那堵封墓墙,我很好奇没有电没有动员机,这东西是怎么用的,就有意凑近去看。  因为我之前站在一边,围观只能站在后面,而围观的人个头都比我高点,没看清那人到底是怎么操作的。  只听到了仪器咯咯颤抖,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对面的墙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炸开,一人高一人宽的洞口闪现在我的眼前。  其他人见到洞口翻开,都是立刻的收拾东西进洞,但却没把那仪器带走,我身上没有背什么包,有意押尾走到了仪器边,创造仪器已经冒起了烟,应该是报废了。  时光珍贵,没容我认真研究,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让我抓紧跟上,为了倪补时光的损失,我只好跑步跟上。  穿过洞口时,我才创造原来这封墓墙还挺厚,估摸着得有成人手掌伸长那么厚了。  而封墓墙对面的世界,让我感觉来错了地方,居然还是一条甬道,按照常理甬道穿过应该是到耳室了。怎么还是甬道这个问题在队伍里传开,大家都是副疑云密布的样子。  我在心里骂了十几遍当时设计墓的人,但我们之间还是有明白人,说着墓一定是个大肉墓,所谓的大肉墓在我们这里就是这墓很好,能捞不少钱的意思。  明白人又说普通墓造特别的,就解释这墓主人地位显赫,穷人家哪里会造的出呢,除非是闲的蛋疼的。  大家都认为明白人说的很有道理,都对这个墓充满了憧憬,可我有种不祥的预感。  听说是个大肉墓,谁都不想耽搁下来,继续顺着甬道走着,这次的甬道和直前的甬道有了很大区别,但看建造材料来说,银白的石砌比之前的青石砌得好多了。  看着整齐的排排银石,随着我们前进的步伐,上面居然闪现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。  其他人都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走着,我也只好没有认真去看,反正也看不懂。  这个甬道没有比直前的甬道长,感觉没走几步就来到了尽头,视野瞬时变大,一个巨大的房间闪现在我们面前。  房间的高打宽敞超出了我的想象,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墓室,里面只停了一个黑色棺椁,而附近却是遍地的金色冥器。  除了我以外,其他人都疯狂了,他们冲进墓室里,手捧着成堆金色冥器,个个都是副掉入金钱窟样子。  身为盗墓贼的我居然没有被金钱所诱惑,这我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,环视着四周,最后我的目光降在了那中央的黑色棺椁。  灯光晃的厉害,我不得不瞬间,瞬间的瞬间我好似看到了棺椁动了下。  见到这一幕,我吓得差点摔倒,但揉揉眼睛再看,那棺椁没有一点动的迹象。  心境宽的我拍着胸脯安慰自己看错了,事实却再次打击了我,那棺椁被一股奥秘的力量炸开,吓得所有人都停下了手边的财物。  棺椁被翻开,一个金色的棺材露出,大家都是互相看着,站在原地不敢动,这样僵持了许久那棺材也没有什么动静,这时有人出了口长气,棺材盖徐徐右扯,最后砸在地上。  只见一道黑气从里面吐出,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:“不好,这墓脏,有家伙的都给我套出来!”  我的眼前却突然黑了,只听到其他人的惨叫声,自己吓得回头就跑,对于我这种不爱运动的人来说,居然一口气居然跑出了墓,上了我们之前从上面打得盗坑。  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,应该是在夜间,周围都是直直如天的古树。  这样疯狂的逃窜,我累得坐在盗坑边喘息着,一抹额头都是冷汗,这时一只沾满鲜血的手从坑里面伸出,体力消耗完的我根本站不起来,只好接着两手,蹭着地向后撤。  坑里传来一人哭哑的声音:“别动那个墓——”说完,那只血手迅速被什么东西拉回了墓里。  我吓得惊醒坐起,眼前的书桌衣柜,我知道自己又做了那个噩梦,从小我就做着这个噩梦,自己每次都到那句别动那个墓时吓醒。  擦干了额头的冷汗,我埋怨着自己是做了什么孽,好好的下墓干嘛。  “少爷,下来吃饭啦——”这时我家的老保姆喊我下楼。  回了句即将,我就整理洗漱,穿好衣服走出了自己的卧房。  因为我的家族是在北方的大家族,所以住的是洋房别墅,也因为我的父母常年不在家出去应酬的关系,他们给我寻了个老保姆照应我起居。一个真正有学问的人,往往谦逊,不会逢人就教;一个真正有修为的人,往往安宁,不会争先恐后。真正有财宝的人,往往低调,不会逢人就炫;真正有德行的人,往往慧心,不会逢人就表;真正有智慧的人,往往圆容,不会显山露水;真正有品味的人,往往自然,不会矫揉造作;人最大的魅力,是有一颗阳光的心态。韶华易逝,容颜易老,浮华终是云烟。拥抱一颗阳光的心态,得失了无忧,来去都随缘。心无所求,便不受万象牵绊;心无牵绊,坐也沉着,行也沉着,故生优雅。一个优雅的人,养眼又养心,才是魅力十足的人。容貌乃天成,浮华在身外,心里满是阳光,才是永恒的美。二因为了解到世界的宽敞与多元,并觉知到自我的局限与狭隘,所以同意自己不理解他人,也同意他人不理解自己;所以不试图凌驾他人的意志,也不轻易投身于他人制定的评价体系。这大略就是最自由的孤独,最温和的叛逆。你将在身边营造出一个求同存异、和而不同的小世界,宁静而淡泊。心累的时候,换个角度看世界;压抑的时侯,换个环境深呼吸;迷惑的时候,换个角度去思量;犹豫的时候,换个思路去挑选;郁闷的时候,换个环境寻快乐;苦恼的时候,换个思维去排解;抱怨的时候,换个办法看问题;自卑的时候,换个想法去对待。换个角度,世界就是另外的样子!身安,不如心安;屋宽,不如心宽。以自然之道,养自然之身;以欢跃之身,养欢跃之神。有所畏惧,是做人最基本的良心准则。三所谓快乐,不是财宝多而是欲望少。做人,人品为先,才干为次;做事,明理为先,勤奋为次。人生要学会不抱怨、不等待、不盲从。一生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不管人生处于哪个阶段,都应该少点执着,都需要学会时不时放空自己。其实,无数想不明白的事情,会在时光的推移下变得不是那样的重要,变得无所谓。放自己一马,让心真正歇息,一步步学会放空的智慧,让生命微笑说:"放松,真好!"与其艳羡别人,不如做好自己。浅薄的艳羡,无聊的攀比,蠢笨的效仿,只会让自己整天活在他人的影子里面。盲目的攀比,不会带来快乐,只会带来苦恼;不会带来幸福,只会带来痛苦。